湘西新闻网 湘西生活网
您的位置幸运飞艇 > 湘西人文 > 名人事迹 > 正文

两个湘西人的传奇故事

  俗话说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。人生在世,难免有背井离乡的时候。人在异乡,难免有艰难困苦的时候。这时候,若得到一个老乡或朋友的热忱相助,千方百计渡过难关,走出人生的困窘和低谷,真有“久旱逢甘雨,他乡遇故知”之感。

  “湘西王”陈渠珍青年落难时与董禹麓的巧遇,就是这种人生的转机。他们之间的患难之交,演绎出一段又一段传奇佳话。

  一

  陈渠珍,字开琼,号玉鍪,1882年9月生于湖南凤凰县城。早年毕业于湖南武备学堂,参加同盟会,后入川军。1909年,驻藏大臣联豫获悉英帝国主义将入侵西藏,请调川军入藏加强边防防务。陈渠珍作为一名青年军官,时任管带,奉命率军入藏,参加抗英平叛。

  他率部西出,风餐露宿,翻雅州,过泸定桥,渡金沙江,到达昌都。经过无数次恶战,平定了恩达、工布、山南、翠南及波密等地区。

  在驻工布期间,他与藏女西原相恋并结婚。西原是当地头人的侄女,如花似玉,武艺精湛,忍饥耐寒,善于骑射,百步穿杨。婚后,西原随陈征战,常救陈于险境。

  武昌辛亥革命胜利的消息,从英国《泰晤士报》传入西藏,援藏部队发生兵变。主张勤王的一派,拥护清室将领,准备进攻拉萨。主张革命的一派,推举陈渠珍为西藏革命总指挥,统领组织军政府。陈分析形势,感到势孤力单,决意出藏返回内地参加革命。

  1909年冬,陈与西原率湘西籍及周边地区官兵115人,从江达出发,经过哈喇乌苏、羌塘、酱通大荒漠,过通天河、柴达木盆地,再走盐淖地、青盐海、日月山、凡噶尔到达西宁,历时223天,行程11000多里。经过无数狂风沙浪,大雪冰雹,恶狼猛兽,历尽了人间艰辛,一百多人到达西宁时,只剩下 7人。其余几人看破红尘,在当地入寺为僧。陈与西原辗转来到西安。这时,盘缠花光,举目无亲,只得写信回老家湘西凤凰,要家中寄盘缠来,以便回家。

  二

  在西安居住多日,陈渠珍走访了一些老乡。这时,听说有一位永顺的老乡。陈渠珍在他的纪实文学《艽野尘梦》中详细记录他们的交往经过:“知邻居有董禹麓者,湘西永顺人,久游秦中,任某中学校长,又兼督府一等副官。为人慷慨好义,同乡多敬仰之。”

  陈渠珍第二天就去拜访,不巧董禹麓出门了。过了几天,董禹麓回来,专门把他们请到家中,喝茶聊天,共话乡情。“禹麓沉默,寡言笑,学贯中西,质直无文。予甚敬之。”

  这董禹麓,又名玉楼、雨麓,永顺县列夕乡人。其先祖居住沅陵,后溯酉水而上,搬迁至酉水的列夕码头一带居住,广置田地,是当地的望族。董禹麓出生于清光绪二年(1876)。青年时期,就读于湖北自强学堂(前身为武备学堂),专攻军事体操和中国传统武术。不仅刀枪鞭棍件件精通,轻功尤为突出,能在赛跑追赶中抓马尾、狗脚,纵跳能上房取瓦。1909年,应陕西提学使余坤的邀请,至西安高等学堂担任体操教习。不久,参加同盟会,任同盟会陕西总干事。辛亥革命中,组织学生军,同革命军并肩作战,为摧毁陕西清军势力作出贡献。民国成立后,董仍供职于陕西高等学校,又参加一些新学校的筹建工作。

  一来二去,陈渠珍与董禹麓很快熟识起来。一份乡情,加上都是学武之人,共同的爱好,使他们越走越近,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。

  陈渠珍旅居到十一月初,还没有接到家信,而盘缠已经用完。只得变卖随身携带的军用望远镜等物件艰难度日。

  真是“屋漏又遭连夜雨”。这时,西原突然生病,患上天花。原来,那时医疗很不发达,西藏高原没有天花疫苗。藏人一到内地,就出天花,全身水肿,无药可治。

  西原病重,陈渠珍焦急万分,延请医师,为她看病。并精心护理,宽言安慰。某晚,西原忽做一梦,梦见回到西藏家中,母亲给她一杯白糖水。按西藏的风俗,梦见喝糖水必死无疑。西原述说梦境,止不住悲泣。陈渠珍与西原相对而泣,百般安慰。到了第二天凌晨,西原竟抢救无力,豁然病逝。陈渠珍眼见爱妻病逝,已是悲痛欲绝。想为西原操办丧事,看看盘缠,竟然囊中空空,不禁伤心大哭起来。

  常言道,丈夫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想起西原跟随他,征战沙漠,出死入生,多次救他性命。现在撒手西去,剩下他一人形单影只,办丧事都拿不出钱来。真是穷途末路,痛定思痛。怎么办呢?这里熟悉的人只有董禹麓条件稍微好一些,人也比较慷慨,便想去找他。当时东方渐白,准备出门去,见天还没有大亮,一大早去求人,太唐突了,又转身回来。“见西原瞑然长睡,痛彻肺腑,又大哭。”

  天明后,陈渠珍来到董禹麓家敲门,董禹麓把他迎至家中。见他形色仓皇,忙问原由。陈渠珍只得以实相告。董禹麓闻讯,面色悲戚。沉思良久,起身入内,取出一包银子,说,这里大约有二三十两银子,可以拿去作丧葬费用。又安排亲戚罗渊波,协助陈渠珍去料理后事。

 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。途中,罗渊波告诉陈渠珍,董禹麓参加革命,常常身无半文。刚才所赠,是其族弟贩羊寄存在他家中的。陈渠珍闻言,更觉得董禹麓的慷慨重义。他同罗渊波进城购买衣物棺材,雇女仆为西原沐浴更衣,装殓完毕,将西原灵柩暂寄西安雁塔寺,以待日后归葬故乡。

  三

  西原病逝后一月有余,陈渠珍终于接到家信和汇款,得知先母邵太夫人去世。哀伤之余,匆匆向董禹麓辞别,说:“我回湘西以后,如有出头之日,绝不忘公解囊相助之恩……”接着独自一人,赶回故乡。

  1913年农历正月底,陈渠珍一路风尘,终于回到故乡凤凰。

  这时,凤凰已经光复一年多了,陈渠珍的同乡同学加好友田应诏任湘西镇守使,正在网罗人才,整军经武。当即任命陈为湘西镇守使署中校参谋。此后,陈凭着不凡的才能,一路升迁,到1919年,出任湘西剿匪总指挥,湘西巡防军统领等职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湘西王”。

  历尽艰难曲折的陈渠珍终于发迹了。他不能忘记西安落难时解囊相助的老乡、恩人董禹麓,也时刻惦记着寄放于西安雁塔寺爱人西原的遗骸。通过书信往来,1921年,董禹麓护送着西原的遗骸回到湘西,陈渠珍将其安葬在凤凰城郊大坡脑山上,并写下感人肺腑的祭文,立碑纪念。

  这时,陈渠珍在湘西大力推行保境安民的政策,大力发展地方经济,醉心于湘西自治。董禹麓回乡探亲,向他大谈阎锡山的山西自治成就。陈极感兴趣,派遣考察团去山西考察,并通过董禹麓聘请其留日同学瞿方书,帮助实施湘西自治计划。湘西一时间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。

  旧时湘西多兵灾匪患,民不聊生。1924年,董禹麓的老家列夕被附近土匪洗劫,其父亲董光辅为保护家族财产,被土匪残酷杀害。他在西安闻讯,极为震惊。星夜兼程,回归故里,为报父仇。他找到老友陈渠珍,诉说父亲被杀经过。陈深表同情,好言相慰。出重资予以料理后事,并派遣精兵强将,协助董缉捕凶手。经过几个月的追捕,这伙土匪基本被消灭。主犯黄包臣、彭南桥等人均被缉捕处死。父仇既报,董禹麓辞别陈渠珍,又返回陕西任教。1925年后,不知所终。

  有人说,董禹麓在湘西缉捕土匪时,为报杀父之仇,报仇心切,杀人太多,后被漏网土匪追杀于西安城郊。也有人说,经历了父亲的死亡,家庭的变故,董参透世事,出家隐居了。

  不过关于陈渠珍与董禹麓患难之中慷慨相助的故事,常常被湘西人提起,津津乐道。

文章转载分享:两个湘西人的传奇故事
0

责任编辑:王星 (未经授权,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!

凤凰古城特产
pk10投注 幸运飞艇 pk10投注 pk10投注 pk10投注 幸运飞艇 pk10投注 幸运飞艇 pk10投注 pk10投注